捷運,劫運!

早期蘇丹街最有名的積善堂在2006年底拆除,接下來的徵收與拆除,將意味蘇丹街的文化與歷史將被根除。吉隆坡的大捷運計劃正如火如荼展開,目前已公佈的藍線,是從雙溪毛糯直到加影:從北部雙溪毛糯起,進入白沙羅及孟沙一帶,再往市區中心延伸,由士曼丹進入地下隧道,穿越中央藝術坊、巴生河、蘇丹街,來到備受爭議的獨立遺產百層摩天樓,再往武吉免登、燕美人民市場(未來的國際金融中心),再大轉彎至馬魯里,經蕉賴路前往加影。

整條線路延綿51公里,途經31個車站,其中16個站,即超過半數將與購物商場整合。換言之,這是一條為了刺激吉隆坡土地與產業經濟發展的捷運路線,負責規劃的國家基建公司早前已坦承,該公司的營運目的乃從捷運穿越的地段產業升值方面獲利,而非是由乘客的票價回收,在這樣的思維前提下,該公司規劃的路線原則,便是盡可能利用一些都市的閒置地段,甚至向私人徵收土地,以保障該公司在未來的營運。

從6月份開始,該公司便開始初步勘查一些計劃徵收的土地,到了8月,已經正式向涉及的土地擁有者發出土地徵收的通知信。這一切發生得太快,許多業主原以為產業座落在捷運路線上,未來一定會快速升值,豐厚的利益讓人雀躍不已;然而,當國家基建公司發出徵收通知時,才有如夢初醒,捷運沿線的產值已在該公司的未來營業回收計劃當中,私人公司或地主,像是被土地徵收法令挾持一樣,只能乖乖往上奉繳。

目前所知影響最大的,包括吉隆坡最有文化及歷史價值的區段,即蘇丹街,共有31塊土地/店屋被徵收,包括許多人熟悉的人鏡白話劇社、茨廠街最後一家茶樓──玉壺軒、樂安酒店等。此外,幾天前,武吉免登的一些業主也開始收到徵收通知。按照國家基建公司的計劃,所有土地的徵收必須在半年之內完成,以便明年開始動工興建捷運。

雖然捷運在蘇丹街此段已經完全地下化,然而該公司以工程安全為理由,徵收路線上方或鄰接的土地,顯然一心只想產業價值。

從規劃角度來看,捷運之所以無可避免經過蘇丹街,主要是因為路線必須銜接國家體育館旁的獨立遺產百層摩天大樓,而這項預計耗資51億令吉的計劃,在公佈之初便已遭受到許多爭議,尤其是在社交網路上的反對聲浪更是激烈。而今,都市的發展為了一棟尚未興建的獨立遺產大樓,竟捨棄其周邊的真實性遺產不顧,基建公司負責人以一句:“發展必有犧牲”,突顯了主導國家發展崇尚資本主義,一切發展以經濟價值觀為主。有居民回應,古蹟與歷史要如何用價格來衡量?對方沒有回答,但答案其實已十分明確,即是推動經濟發展,古蹟與國家歷史毫無價值可言。

究竟徵用蘇丹街建築是否毫無選擇而必須遷就的“發展必有犧牲”?地主、老建築為了國家的發展與建設,必須寬懷大度地“從容就義”?事實上是,這個徵收是毫無必要。換句話說,如此大費周章的徵收土地,以及耗費巨資拆除現有建築而重新興建,主要的目地,就是為了圓滿國家領袖的百層大廈夢想,以及將民間擁有的土地變為企業擁有的經濟轉型計劃。

如果非要銜接獨立遺產大樓,捷運路線更應該是取敦陳禎祿路地下,連接富都車站以及重新建設停工久時的人民廣場(Plaza Rakyat),接再順富都路,經同善醫院轉入武吉免登。隨政府決定取獨立遺產大樓而捨富都車站,注定了未來的捷運將是無法解決大吉隆坡的交通轉運問題,最終使得捷運計劃不是解決交通問題,而只是為了炒地皮!

倘若興建一百層樓大廈已經成為不可違逆的決定,則捷運工程應該探討提升地下隧道的工程技術,在避免影響地面上建築的前提下,將路線深層化。而且,捷運地下化最主要的目地是為了避免影響地面上的建築,英國倫敦與匈牙利布達佩斯在1890年便已開始使用這種技術性原則來建設地下鐵路,120年後今天的馬來西亞吉隆坡,竟然是以地下化為由,拆除地面上的建築。

當年在興建輕快鐵時,所經路線也有出現在私人產業地面下通行的情形,當時業主只須簽署允許通路(Right of Way)的同意書,便可在不影響地面上結構的情形下施工,如今這個方法竟然在蘇丹街不適用,說到底,這更明顯的表達了:當局即要地底下面,連地層上面的也全要了。

(星洲日報/漫步五腳基‧張集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