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亞來與瑞天咸聯手重建吉隆坡

1890年代的葉亞來街,照片中可以看到早期吉隆坡街屋的風貌。

  葉亞來在吉隆坡建設方面的細節,有一部分英殖民政府文獻曾記載英國官員到吉隆坡考察時的描述。其中,瑞天咸(Frank A.Swettenham)在1875年到吉隆坡時,曾在報告中描述:“(吉隆坡)有相當多數量的良好商店,由馬來人及華人所有,在河邊有多艘船舶停留。”而葉亞來居住的房子為一間“良好的木板構造的房屋”(a good loose-board house)。此外,葉亞來在當地建造了大量的木造房子,供給他的族親及礦工居住,俗稱“公司屋”,或“公司厝”。據資料統計,1880年吉隆坡共有220間房屋,其中108間為葉亞來所有,佔了總數的一半。

  從現存舊照片中觀察,推測當時候大部分建築都是就地取材:以當地砍伐的木材所建造,屋頂則由茅草編織而成,此建造方式很顯然受到馬來傳統建築的影響。大部分的建築只有一個面向,屋頂出簷至建築正前方,再以兩根木柱支撐,形成一半戶外空間,這些緊鄰的建築形式,乃屬於華人集居的典型。由於建築彼此相連,因此建築前方的空間串連起來,形成一連貫的廊道。此與後來興建的街屋騎樓/五腳基有相同的功能,即商家經營生意,或讓街道行人穿越,具有遮蔽效果的廊道。

  由於葉亞來時期興建的房屋多使用簡便的木造方式及亞答葉屋頂,這些構造材料十分容易著火,因此無法抵擋火災的肆虐。葉亞來管理吉隆坡時,便要求每一戶家屋門口必須擺放一個裝滿雨水的桶子,在火災發生時才能及時灌救。然而此策略只能抵抗小火災,而且吉隆坡當時的建築密度非常高,且彼此相連,街道的寬度只有12英尺,每當火災一發生就一發不可收拾。1881年1月4日就曾經發生一起嚴重的火災,起因據說是由於一間鴉片店的油燈傾倒,火苗從一間房屋迅速蔓延至整個吉隆坡市街,造成大部分的建築燒毀。葉亞來在這次火災中損失約10萬元,500人無家可居,而火災一共造成3個人死亡,包括葉亞來的侄子。

1884年,葉亞來建設的吉隆坡,當時建築物皆以木材興建,無法抵擋火災及水災。

  為了避免火災再次發生,葉亞來在重建房屋時刻意將房屋的間隔加大,整個街道的寬度比之前稍為拓寬;然而當時建築材料取得不易,因此仍然以木構為主,牆基部分加上土埆磚,屋頂則仍然使用脆弱的亞答葉編成。重建的建築或許較以往更能抵擋火災的肆虐,卻解決不了水災的問題。在同年12月水災季節時,一場大水災將吉隆坡大部分地區淹沒,這些簡陋的建築幾乎不堪一擊,整個市街在一夕之間化成廢墟。葉亞來在這一次幾乎損失了他所有財產。

  英國殖民政府在1880年開始進駐吉隆坡,在兩次災難中,似乎幫不上什麼忙,直到瑞天咸在1882年底上任後,才開始著手吉隆坡市街建築改建的運動。經過考量後,瑞天咸認為有必要推行大規模的改建計劃,摒棄傳統的木構材料,改用磚造重新建構吉隆坡所有建築,才能夠抵擋水災(吉隆坡每逢雨季便成災的命運,至今未變),同時也可以減少火災的發生。這是一項十分重大的重建計劃,幾乎所有吉隆坡居民都受到牽連;為了實行這項重建計劃,無疑將需要一大筆經費,同時也必須有足夠的材料(包括磚,灰泥及木材等),瑞天咸遂擬訂一系列的策略來解決重建的問題。

  重建計劃的材料需求量之大,乃當時前所未見,因此也間接推動了吉隆坡建築材料業的發展。根據文獻,瑞天咸在1878年造訪吉隆坡時曾記述當時葉亞來擁有第一座磚窯,生產的磚材皆出口至新加坡,而非供吉隆坡使用。而1884年重建計劃需求的磚材遠遠超過葉亞來所能供應,為了快速解決這個問題,瑞天咸遊說當時已在吉隆坡投資土地開發及種植事業的英商喜爾(T.Heslop Hill)及拉文(A.B.Rathborne)投資建築材料事業。

  喜爾在1883年曾經以協助填平殖民官員宿舍附近的沼澤地為條件,換取土地購買優惠的利益,在同年年底,他向殖民政府要求一塊佔地10英畝的土地興建磚廠及木坊。由此跡象可見,瑞天咸在重建計劃中,巧妙的利用私人關係為即將執行的重建計劃舖路,1884年瑞天咸為降低重建所需的材料費用,特別授於喜爾為期兩年的磚料供應專利,喜爾以每拉剎(Laksa,約1萬塊磚)90元的合理價格供應給雪蘭莪政府。

位於中華巷後方停車場旁的早期兩層樓街屋,樓下還在使用當中,樓上因年久失修,已經局部坍塌。

  1884年9月,一連串要求吉隆坡房屋戶主以磚材或編木夾泥為材料重建的法令計劃遂開始推行。按照計劃,以市場街(Market Street)為始,然後是安邦街(Ampang Street)、諧街(High Street)及富都街(Pudu Street)。在此重建工作中,除了英商負責提供建築所需材料,勞工大部分由葉亞來供應(包括砍伐森林的馬來人及華人建築工人)。在1884年,約有200棟建築開始動工,至年底時僅有4棟磚造街屋完成(在葉亞來房屋隔鄰);隔年218棟建築完工,共耗資20萬元。1885年6月,吉隆坡再度發生火災,造成31棟建築燒毀,殖民政府遂以此為宣導,鼓勵戶主重建房屋,甚至提供他們每年5%優惠的貸款措施。到了1889年,政府發佈命令,要求將市內僅存的亞答葉房屋拆除。整個重建運動到1887年為止,吉隆坡的磚造建築共有518棟。

  海峽殖民地總督威爾德在1886年3月的報告中指出:“該市市容已有很大的轉變。”同年10月,他的報告指出:“它(吉隆坡)已經快速成為殖民地或各土邦裡最整齊以及最美麗的市鎮,相較於我記憶中它曾經是最髒亂及聲名狼藉的市鎮。街道已經拓寬、夯實以及設置溝渠,成排的房屋及店舖、亮麗的粉刷、大部分都有雕塑裝飾,構成有如畫般的街道景觀。”

  1884年是吉隆坡的重大轉變時期,在瑞天咸大刀闊斧下,吉隆坡進入了全新的發展時期。雖然葉亞來在工程起始後不久便去世(葉亞來於1885年4月15日去世),然而他在過去為吉隆坡貢獻與努力的事實,是不應該被抹滅的。是故,瑞天咸在1885年的雪蘭莪年報中,曾慎重的說明葉亞來在吉隆坡的所有功勞,包括建設、治理、投資等。他在年報最後更補充說明:“我不厭其煩的說出了這一大堆事實,是要顯示吉隆坡大有進步,一申興旺景象,同時指出是何人的努力成果,以便記錄在這個地方的史冊裡。”

位於仙四師爺廟對面的早期3層街屋,受到街道拓寬的影響,建築屋的正面已被拆除。現況為茨廠街一帶少見“沒有五腳基”的街屋。

  自1884年重建之後,吉隆坡後來又有過幾次重大的變革,只有少數在後巷道的建築物,依稀可以辨認出是屬於早期的建築產物。至於是不是1880年代第一代興建的磚造街屋,就有待進一步查證了。

  走在吉隆坡茨廠街一帶,遙想當年葉亞來重建吉隆坡的艱辛,感嘆這些史蹟在長年忽略之下,已經漸漸消失。文化部長剛宣佈政府計劃將茨廠街打造成代表我國多元文化的街道,以便吸引遊客。而我個人認為,若能針對茨廠街本身的文化更深入的研究,找出茨廠街的特色,修復與保存老舊街屋,只有讓茨廠街的原貌重現,才能夠找回消失已久的吉隆坡地方文化。當一個地方擁有本身獨特的文化時,不需要刻意張燈結彩,遊客便會蜂擁而來。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街巷語絲.張集強.10/12/200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